诱导口误 以录之代以证据?

     

      连续的审问让于英生神志不清,警察就让他假设,假设你了解案情,过程应该是怎样的?让他给警察分析一下。口供录完了,尽管8岁的儿子前后有三份证言,说爸爸妈妈从不吵架,但于英生还是成了杀妻嫌疑人。

     

      监狱经历

     

      变相严刑--得了疥疮,一到被窝里就痒。只要用疥疮膏或者一块硫磺皂洗几个澡就能好,于英生恳求了很多次,看守所就是不给,让于英生必须认罪,才能给。

     

      雪中送炭--于英生不认,身上都抓烂了,看守所检察官看不下去,消消给他一块硫磺皂,但只洗了一次澡,就被看守所的管教发现,没收了

     

      翻脸不认--一次领导来视察,于英生冲到门口大声喊冤。这个领导是他以前的同事,前同事望着他,对同行的人说,“这个人杀妻子,该杀!”

     

      各种申诉--从于英生进监狱开始,父亲于道欣和家人就在北京、合肥来回跑,一直为儿子申诉。2009年6月23日,于道欣去世,终年79岁。老人终究没能等到儿子重获光明的那天。

     

      重获自由--去年5月31日,安徽省高院根据《刑法》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,对“于英生杀妻案”立案复查,去年8月13日,安徽省高院公开宣判,认为于英生故意杀妻事实不清、犯罪证据“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”,宣告于英生无罪。

     

      国家赔偿--于英生获释后,获得国家赔偿并补发了17年的公务员工资,共计百余万,目前其正在诉请追究当年公检法系统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。

    Meta:于英生杀妻案,冤狱17年,真汉子代价不小
    Read this news, can be involved in interactive comments
    Please privacy laws, En.Okinfo.Org Neutrality
ReadThe comments
Input the code: Anonymou